首頁 > 國際稅訊

抗疫救經濟,日本考慮下調消費稅、直接派發現金

在上調了近6個月后,日本的消費稅可能因為新冠病毒疫情面臨下調。

當地時間3月17日,日本經濟大臣西村康稔表示,將考慮多項措施,應對新冠病毒疫情對日本經濟的沖擊。其中,不排除下調消費稅的可能,而這距離日本去年10月1日上調這一稅率剛過去不到6個月。

截至北京時間18日上午9時,日本國內新冠病毒肺炎確診病例比前一日同期新增47例,累計病例達到882例(含包機歸國人員確診14例),累計死亡29例。目前,日本境內的47個都道府縣中已有38個出現新冠病毒確診病例,其中北海道(152例)依舊確診人數最多。

16日在參院預算委員會上,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就鑒于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擴大探討的緊急經濟對策表示,“為了重新回到增長軌道,打算采取能恢復觸底反彈、不拘泥于迄今構思的對策”,將會采取更大規模的措施。

2月中旬和3月上旬,安倍政府先后出臺了兩批緊急援助政策,主要用于國內中小企業的紓困。

或下調消費稅

去年10月,當在全球都在熱掀減稅浪潮的時候,安倍政府逆流而上,第三次調整其國內的消費稅,將原本8%的消費稅上調到了10%。當然,安倍政府也吸取了前兩次消費稅上調對經濟重創的歷史教訓,早早地推出了一系列輔助措施,以期緩解消費稅上調引發的經濟震蕩。

但是日本內閣府公布去年第四季度經濟卻反映了現實的殘酷。3月9日公布的這一數據顯示,去年第四季度日本國內生產總值(GDP)年率同比降幅達7.1%,萎縮幅度高于6.3%的最初預期。再加上當前全球范圍內不斷蔓延的新冠病毒疫情,不少分析人士均認為,日本經濟在今年第一季度陷入衰退已成定局。

對于日本民眾而言,一方面消費稅率與實物和服務價格直接掛鉤,很大程度上左右著民眾的消費意愿,另一方面日本政府上調消費稅的一大原因在于增加財政收入以支撐“高齡少子化”社會的福利支出。但疫情當前,當務之急是采取一切可用措施來支撐經濟。下調消費稅,已成為不少日本國會議員的共識。

此前,就有日本執政黨的幾位議員提議政府,暫時全面取消10%的消費稅,并準備30萬億日元(約合2820億美元)的補充預算,以應對疫情的經濟沖擊。安倍也在14日的記者會上表示,關于消費稅的建議是值得考慮的支持經濟的選擇之一。

那么,下調多少才能在確保社會福利的同時,提升民眾的消費意愿呢?目前,日本政府并沒有給出答案。日本國民民主黨黨首玉木雄一郎強調:應當采取消費稅降至5%等大刀闊斧的家庭收支減稅措施。”執政黨自民黨內部對此雖有贊同聲但積極性并不高,有年輕議員甚至要求將消費稅率實際降為零。

野村綜合研究所的分析認為,下調消費稅率將導致日本中央政府的財政狀況進一步惡化,因此強調,成功阻斷病毒傳播,讓經濟恢復正常是最佳的經濟對策,消費稅是否下調、下調多少都需要冷靜對待。

內閣官方長官菅義偉17日表示,10%的消費稅下調至什么幅度,以輔之何種措施,目前都在研究中。

考慮派發現金拉動消費

目前,多國政府已采用央行降息與政府刺激政策雙管齊下的方法來支撐經濟,但是對于日本央行來說,基本沒有降息空間。在16日本央行召開的緊急會議上,盡管日本央行依舊決定利率不變,但也開始尋求其他刺激舉措,比如擴大了資產購買計劃;繼續積極購買國債,并在今年9月底之前購買更多商業票據和企業債等。

當時,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表示,如果受疫情影響日本經濟進一步惡化,將推出更多的貨幣寬松政策。他稱:“雖然控制疫情和保護就業是政府的任務,但日本央行在防止信貸市場和美元資金枯竭方面可以發揮作用。”

據日媒報道,日本政府已著手討論4月可能實施的緊急經濟對策,其中就包括給國民直接發放現金、支援家庭開支,或進行電子商務的積分返還活動。

此外,安倍政府還計劃調整產業鏈布局,鼓勵對日本經濟活動產生重大影響的生產體系分散到其他國家等。另外,針對受影響較大的旅游業,安倍政府將在疫情結束后開展大規模的宣傳促銷活動。

編輯:孟易瑾

要論要言

更多 >>

財稅新聞

更多 >>

圖片新聞

更多 >>
福彩3d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