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稅案

逃避海關監管,繞關進口貨物偷逃稅款案告破


案件犯罪團伙與云南等地走私大米犯罪團伙相勾結,通過以繞越設關地的走私方式,將原產越南、緬甸等地的大米走私入境,并用于國內銷售牟利。

中國裁判文書網中的一則案例顯示:被告人馮趙楊、舒云違反海關法規,逃避海關監管,通過繞關方式走私進口貨物。其中,馮趙楊偷逃應繳稅額人民幣159萬余元,舒云偷逃應繳稅額人民幣129萬余元,均屬稅額巨大,其行為均已構成走私普通貨物罪。2016年3月5日,重慶海關緝私局民警分別在云南省紅河州河口瑤族自治縣將馮趙楊抓獲,在云南省德宏州瑞麗市將舒云抓獲。




以下為:馮趙楊、舒云走私普通貨物、物品罪二審刑事裁定書原文

發布日期:2019-01-29

重慶市高級人民法院刑事裁定書

(2018)渝刑終158號

原公訴機關重慶市人民檢察院第一分院。

上訴人(原審被告人)舒云,男,漢族,1990年8月26日出生,高中文化,個體經營戶,戶籍所在地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頗族自治州,住云南省瑞麗市。因本案于2016年3月5日被抓獲,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4月11日被逮捕。現羈押于重慶市江北區看守所。

辯護人唐帥、陳卓,重慶鼎圣(大渡口)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審被告人馮趙楊,男,漢族,1989年7月18日出生,中專文化,無業,戶籍所在地云南省紅河州河口瑤族自治縣,住云南省紅河州河口瑤族自治縣。因本案于2016年3月5日被抓獲,同日被刑事拘留,同年4月11日被逮捕。現羈押于重慶市江北區看守所。

重慶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審理重慶市人民檢察院第一分院指控被告人馮趙楊、舒云犯走私普通貨物罪一案,于2017年12月28日作出(2017)渝01刑初14號刑事判決。舒云不服,提出上訴。本院于2018年5月4日作出(2018)渝刑終35號刑事裁定,撤銷原判,發回重審。重慶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依法重新組成合議庭,于2018年8月15日作出(2018)渝01刑初60號刑事判決。宣判后,原審被告人舒云不服,提出上訴。本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全面審閱了卷宗材料和在案錄音錄像資料,審查了上訴人舒云的上訴理由,認為本案事實清楚,依法決定不開庭審理。在審理過程中,經依法訊問上訴人舒云,聽取辯護人的辯護意見和檢察機關意見,核實全案證據,對一審認定的事實和適用法律進行了全面審查。現已審理終結。

重慶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判決認定:

2015年10月至11月期間,被告人馮趙楊在云南河口地區聯系專門從事繞關走私業務的保貨人員走私大米及糯米等物品入境后,通過火車運輸到重慶銷售給馮某某、祖某某等人。經重慶海關關稅部門計核:馮趙楊聯系走私入境并銷售給馮某某的大米及糯米的完稅價格為人民幣690059.1元,偷逃稅款人民幣596556.1元;馮趙楊聯系走私入境并銷售給祖某某的大米及糯米的完稅價格為人民幣1153247.7元,偷逃稅款人民幣996982.64元。

2015年5月至2016年1月期間,被告人舒云為銷售走私大米牟利,多次前往緬甸聯系購買大米,并由他人將大米走私至中國境內,后通過火車、汽車運輸到重慶銷售給馮某某。經重慶海關關稅部門計核:舒云聯系走私入境并銷售給馮某某的大米的完稅價格為人民幣1495978元,偷逃稅款人民幣1293272.98元。

2016年3月5日,馮趙楊、舒云被抓獲歸案。

重慶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認定上述事實,有受案登記表、立案決定書、抓獲經過、扣押決定書、扣押清單、搜查筆錄、辨認筆錄、鑒定檢驗報告、微信記錄、短信記錄及銀行交易明細、證人證言、被告人供述和辯解等證據證實。

重慶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認為,被告人馮趙楊、舒云違反海關法規,逃避海關監管,通過繞關方式走私進口貨物。其中,馮趙楊偷逃應繳稅額人民幣159萬余元,舒云偷逃應繳稅額人民幣129萬余元,均屬稅額巨大,其行為均已構成走私普通貨物罪,依法應予懲處。鑒于馮趙楊能夠如實供述罪行,依法對其從輕處罰。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第(二)項、第三款、第六十七條第三款、第六十四條以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走私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六條第一款、第十八條之規定,判決:一、被告人馮趙楊犯走私普通貨物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160萬元;二、被告人舒云犯走私普通貨物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130萬元;三、涉案手機等物予以沒收,追繳被告人馮趙楊、舒云的違法所得。

舒云及其辯護人上訴提出,舒云的有罪供述系受到偵查機關要挾下作出,內容不實,不能作為定案依據。現無充分證據證實舒云銷售給馮某某的大米系走私大米,舒云的行為不構成走私普通貨物罪,請求二審法院依法改判。

重慶市人民檢察院認為,原判認定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定性準確,量刑適當,審判程序合法,上訴人的上訴理由及辯護人的辯護意見均不能成立,建議二審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經二審審理查明:

(一)2015年10月至11月期間,原審被告人馮趙楊在云南河口地區聯系專門從事繞關走私業務的保貨人員走私大米及糯米等貨物入境,后通過火車運輸到重慶銷售給馮某某、祖某某等人。經重慶海關關稅部門計核:馮趙楊聯系走私入境并銷售給馮某某的大米及糯米的完稅價格為690059.1元,偷逃稅款人民幣596556.1元;馮趙楊聯系走私入境并銷售給祖某某的大米及糯米的完稅價格為1153247.7元,偷逃稅款人民幣996982.64元。2016年3月5日,重慶海關緝私局民警在云南省紅河州河口瑤族自治縣將馮趙楊抓獲。

上述事實,有經一審庭審舉證、質證、認證,二審確認的下列證據證實:

1、受案登記表、立案決定書、抓獲經過證實,重慶海關緝私局于2016年1月4日對本案立案偵查。同年3月5日,重慶海關緝私局民警在云南紅河州河口瑤族自治縣某網吧內將馮趙楊抓獲。

2、搜查筆錄、扣押決定書、扣押清單等證實,案發后,公安機關依法搜查并扣押馮某某手機2部、收貨單及火車大票6張、銀行卡8張、筆記本1本、收據4張等物;依法搜查并扣押馮趙楊手機2部、筆記本2本、銀行卡5張、身份證1張等物。

3、重慶市公安局物證鑒定中心檢驗報告證實,經電子物證檢驗,從扣押在案的馮某某、馮趙楊手機中檢出涉案數據。這與手機微信記錄、短信記錄證實,馮趙楊、馮某某、祖某某、陳某某通過微信聯系走私大米,馮趙楊向馮某某、祖某某發送走私大米的貨票照片、重量、品種、運送目的地等貨運信息以及馮趙楊向祖某某催款、馮趙楊與陳某某聯系走私大米接貨、付款等內容相符。

4、進出口商品歸類問題確認書、火車貨票、馮趙楊發馮某某及祖某某走私大米貨物統計、重慶海關涉嫌走私的貨物物品偷漏稅款送核表、馮趙楊涉嫌走私大米清單、涉嫌走私的貨物物品偷逃稅款海關核定證明書、重慶海關緝私局鑒定意見通知書等證實,2015年10月至11月,馮趙楊分四次發給馮某某越南產“6967”大米共計210噸,審定單價為2537.81元/噸;越南產糯米60噸,審定單價為2618.65元/噸。馮趙楊分七次發給祖某某越南產“6967”大米共計365.98噸,審定單價為2537.81元/噸;越南產秈米58噸,審定單價為3870元/噸。經海關核定,馮趙楊銷售給馮某某的大米及糯米的完稅價格為690059.1元,偷逃關稅人民幣448538.42元、偷逃增值稅人民幣148017.68元;馮趙楊銷售給祖某某大米的完稅價格為928787.7元,偷逃關稅人民幣603712.01元、偷逃增值稅人民幣199224.96元;銷售給祖某某越南產秈米的完稅價格為224460元,偷逃關稅人民幣145899元、偷逃增值稅人民幣48146.67元。以上偷逃稅款共計人民幣1593538.74元。

5、銀行交易明細證實,2015年5月至11月期間,馮某某通過自己及李某某、段某某銀行賬戶向馮趙楊銀行賬戶累計轉款1895594元;2015年4月至11月期間,祖某某通過自己及田某銀行賬戶向馮趙楊銀行賬戶累計轉款5314838元等內容。

6、出入境記錄查詢結果證實,馮趙楊于2015年4月、11月多次從河口口岸進出中國國境。

7、證人黃某某證言證實,2015年上半年開始,馮某某將從河口等地來的米運到涪陵區貨站,黃自己有貨車,馮聯系黃接貨、運貨。后馮讓用黃某某做收貨人收貨,黃同意后馮某某與貨車司機都是以黃的名義在聯系。

8、證人祖某某證言證實,2014年底,經人介紹認識了河口人馮趙楊,可以提供越南大米。馮趙楊第一次發米為火車發貨,收貨人是祖某某。后祖某某陸續通過馮趙楊買了幾火車皮的貨,馮趙楊把米裝上河口的火車后,把鐵路大票發給祖某某,祖某某驗證屬實后給馮趙楊轉70%-80%貨款,貨到涪陵驗收后再付余款,祖某某按照馮趙楊提供的收款賬戶打款。祖某某從河口方向購買的大米有糯米、假香、蘭花香、604等,每噸3500元-4000元,糯米最貴。祖某某知道這些米是走私入境的。

9、證人陳某某證言證實,陳某某按照中國客戶的需求從越南西貢和海防購買大米,主要品種6976、604和小糯等。陳某某經人介紹認識了祖某某,后祖某某就給陳某某打電話要大米,品種為6976共60噸。陳某某發給祖某某3車6976大米和2車小糯米,共300多噸,祖付款到陳銀行賬戶。2015年上半年,祖某某將馮趙楊的電話給了陳某某,馮趙楊到越南老街找過陳某某,馮趙楊說他也發貨給祖某某,讓陳有貨可直接賣給他。馮趙楊要的第一批為6976大米共60噸,還有2次共90多噸大米,先付定金,后付款到陳某某銀行賬戶上。陳某某與祖某某、馮趙楊均是通過電話和微信聯系。

10、證人馮某某證言證實,因獲悉在云南可以買到走私大米,比國內便宜,后找祖某某把自己的身份信息和聯系號碼發給云南的供貨商馮趙楊。馮趙楊將馮某某的一批貨通過火車貨運發過來,將相應的鐵路票據通過彩信發給馮某某,馮某某確認后向馮趙楊提供的銀行賬戶支付貨款。馮某某很清楚馮趙楊提供的是走私大米。祖某某還特意告訴馮某某用虛假名字收貨,目的是不讓別人發現。馮某某向馮趙楊等人支付貨款主要通過其名下的銀行卡,也有安排段某某和李某某幫忙付款的情況。馮某1的賬戶是由馮趙楊提供的,馮某某向云南馮趙楊等人購買走私大米沒有簽過合同,馮某某確定好貨物名稱、重量、單價、運費、包裝方式等因素,與重慶地區的下家確定好成交價格,覺得有利潤可賺就會安排云南方面發貨。馮趙楊發貨會通過手機彩信給馮某某發送貨物信息及火車票號,貨物運抵目的地后由馮某某向馮趙楊提供的賬戶打款,然后再和下家大米加工廠結算貨款。馮某某收馮趙楊發運的大米和糯米共4車次火車,計270噸。其中發到涪陵西站的品種為6976,發到合川收貨人是程某的品種是糯米。這與證人李某某、段某某證言證實,按照馮某某要求分別向馮趙楊打款的內容相符。

11、辨認筆錄證實,案發后經組織辨認,馮趙楊從12張不同男性正面免冠照片中辨認出,祖某某、馮某某就是向其購買走私大米的人;陳某某從12張不同男性正面免冠照片中辨認出,祖某某、馮趙楊就是與其聯系購買走私大米的人。

12、原審被告人馮趙楊供述,馮趙楊向祖某某發運的大米總共6車次火車,共計366噸。祖某某有時是直接轉款到馮趙楊銀行卡,馮趙楊再轉付保貨公司或者陳某某,有時馮趙楊直接把保貨公司提供的賬號給祖某某,祖某某把貨款大部分打給保貨公司,余下尾款馮趙楊和祖某某結算后再付到保貨公司提供的賬號。2015年5月,祖某某打電話給馮趙楊說馮某某也想找馮趙楊買貨。后馮某某來河口與其商談發貨、付款的事。2015年10月,馮趙楊到涪陵找祖某某和馮某某,并在涪陵以馮趙楊名義辦了一張重慶農村商業銀行的卡以方便收款,后就由馮趙楊直接向馮某某發貨。馮趙楊向馮某某發運的大米和糯米總共4車次火車,共計270噸。馮趙楊在接到馮某某要求買米的電話后,就聯系河口當地保貨公司和保貨人準備米,馮趙楊在保貨公司人員把米裝上火車后找保貨公司要大票,再通過微信和郵寄方式把火車大票發給馮某某。馮某某收到大票后,就會把貨款打到馮趙楊重慶農村商業銀行卡上,有時會先要求馮某某打部分定金,大多都是馮趙楊給馮某某發了大票后,馮某某把貨款全打給馮趙楊。收到貨款后馮趙楊再按保貨公司或保貨人員要求將款打到指定賬戶。馮趙楊給馮某某發的米都是越南米。保貨公司和保貨人員通過河口的八字河、壩灑這些地方以繞關的方式從越南把米走私入境。

(二)2015年5月至2016年1月期間,上訴人舒云為銷售走私大米牟利,多次前往緬甸聯系購買大米,并由他人將大米走私至中國境內,后通過火車、汽車運輸到重慶銷售給馮某某。經重慶海關關稅部門計核:舒云聯系走私入境并銷售給馮某某大米的完稅價格為1495978元,偷逃稅款人民幣1293272.98元。2016年3月5日,重慶海關緝私局民警在云南省德宏州瑞麗市將舒云抓獲。

上述事實,有經一審庭審舉證、質證、認證,二審確認的下列證據證實:

1、受案登記表、立案決定書、抓獲經過證實,重慶海關緝私局于2016年1月4日對本案立案偵查。同年3月5日,重慶海關緝私局民警在云南省德宏州瑞麗市允崗村195號將舒云抓獲。

2、搜查筆錄、扣押決定書、扣押清單等證實,案發后,公安機關依法搜查并扣押舒云手機2部、原料收購單21本、筆記本1本、賬單2張、銀行卡5張等物。

3、重慶市公安局物證鑒定中心檢驗報告證實,公安機關對扣押在案的舒云2部手機進行電子物證檢驗,均檢出數據。舒云使用的華為手機通訊錄中存儲有貌畢普貌、阿全茂昂昂、茂昂昂翻譯、吳敏登翻譯電話等記錄。這與銀行交易明細、云南省農村信用社個人結算賬戶開戶及綜合服務申請表、緬甸國民身份證翻譯件等證實,2015年5月至2016年1月期間,馮某某通過其銀行賬戶向舒云及其妻陳某1賬戶累計轉款3402334元;緬甸居民貌畢普貌、貌覺覺昂等人在云南省農村信用社開戶,舒云及其妻陳某1向貌畢普貌、貌覺覺昂等銀行賬戶轉款的內容一致。

4、手機短信記錄證實,2015年5月至2016年1月,舒云與馮某某通過手機短信商量由舒云銷售緬甸杜卡米、莫比米等給馮某某的數量、單價以及運輸方式、收款銀行賬號等內容。

5、進出口商品歸類問題確認書,舒云發馮某某走私大米貨物統計、火車貨票、重慶海關涉嫌走私的貨物物品偷漏稅款送核表、涉嫌走私大米清單、涉嫌走私的貨物物品偷逃稅款海關核定證明書、重慶海關緝私局鑒定意見通知書等證實,2015年5月至2016年1月,舒云以汽車、火車運輸方式分十四次發給馮某某緬甸產杜卡米共計521.01噸,審定單價為2700元-3200元/噸;緬甸產莫比米62.39噸,審定單價為2920元-3120元/噸;經海關核定,舒云銷售給馮某某的杜卡米、莫比米的完稅價格為1495978元,偷逃關稅人民幣972385.7元、偷逃增值稅人民幣320887.28元。以上偷逃稅款總計人民幣1293272.98元。

6、出入境記錄查詢結果證實,舒云于2014年6月至2016年1月期間出入瑞麗口岸達四百余次。

7、證人余某某證言證實,2015年8月,其駕車拉貨到瑞麗卸貨后,在瑞麗一信息部找到一筆運米到重慶涪陵的業務。通過電話聯系裝貨人后,余開車到瑞麗郊區,從兩三輛云南牌照的小貨車上把大米裝到車上,托運老板通過短信把重慶涪陵收貨老板的電話給了余。余某某從瑞麗把這車貨運到重慶南川縣城邊上的一個大米加工廠,老板姓馮,是涪陵人。

8、證人舒某某、肖某某證言證實,其夫妻在芒市共同經營貨運信息部作物流中介,介紹車輛裝貨,賺取信息中介費。運輸的貨物主要有大米等糧食,在瑞麗做中介的都清楚,這些糧食絕大多來自緬甸,貨主叫車,信息部幫忙找車。2015年9月,舒某某開始幫舒云介紹車輛運送大米,卸貨地點有云南省內和重慶方向,記得2016年2月有兩車共計60噸。舒某某將駕駛員電話給舒云,由舒云直接和駕駛員聯系。

9、證人舒某1證言證實,德宏州傣鄉米業有限公司是2006年由舒某1注冊成立。主要收購糧食進行加工銷售,大米的來源都是從國內收購,大概七八年沒有做進出口業務了。兒子舒云幫其收購大米,舒某1要求舒云在境內收購。不清楚舒云有沒有幫別人收購或者自己做米生意,舒云的公司與舒某1公司沒有關系。

10、證人陳某2證言證實,2016年元月舒云才把廠房蓋好,之前只是租了這塊地,舒云說廠房是用來做加工大米生意的。陳某2來這之后沒有看到有人來舒云廠房買大米,也沒看到過廠房里存放有大米,廠房的機器都是2016年3、4月裝好的,一直沒看到過舒云做什么生意,也沒看到有車來拉過米。

11、證人曉某、咩某、咩某某證言證實,其在云南瑞麗市X鎮X村家里的田地無人種植稻米,不認識舒云,也沒賣過大米給舒云,未見過《德宏傣鄉米業公司原料收購單》,收購單上領款人簽名不是其簽的,也未按過手印,該收購單是假的。

12、證人馮某某證言證實,2015年1月,馮某某從祖某某處獲悉云南可以買到從緬甸、越南走私的大米,比國內便宜。經與舒云聯系,知道舒云提供的大米是走私大米,因為價格上比國內同等規格大米便宜人民幣30元-40元/噸,后商定舒云通過汽車貨運方式給馮某某發運走私大米,馮某某收貨后支付貨款,發貨詳細內容在馮某某手機里都有保存。之前馮某某是從舒云提供的大米銷售單價上判斷屬于走私大米,但是舒云提供其向他人購買大米的信息后,馮某某肯定了舒云購買的大米是走私大米,因為德宏不是大米主產地,從本地收購大米沒有價格優勢,舒云不可能以低于市場價格銷售給馮某某。馮某某向舒云等人支付貨款主要是通過本人銀行卡,另外也安排段某某支付過貨款,陳某1的銀行賬戶是由舒云提供的。馮某某向舒云等人購買走私大米沒有簽過合同,由馮某某先確定好是越南米還是緬甸產的杜卡、莫比米、重量、成交單價、運費等因素,然后與重慶地區的下家確定好成交價格,覺得有利潤可賺就會安排云南方面發貨。舒云一般通過手機短信給馮某某發送貨物信息,貨物運抵目的地后馮某某再給舒云打款。馮某某收到舒云發運的大米共有3車次火車、11車次汽車,共計582余噸,基本上都是杜卡米。這與證人段某某證言證實,馮某某于2015年10月向其借錢支付購買大米的貨款,除向馮趙楊付款外,還通過其銀行卡向“某海銀”轉款的內容一致。

13、上訴人舒云供述,2015年5月左右,重慶一個叫馮某某的給其打電話說想找其購買大米,雙方建立了生意伙伴關系。舒云接到馮某某要米的信息后,就會到緬甸那邊去看米或者直接打電話給緬甸米商讓他們運米到瑞麗來。舒云發給馮某某大米貨運信息,等貨到重慶后馮某某再向其打款,舒云收款后再支付給緬甸方,收款賬戶是其本人和妻子陳某1的云南農村信用社卡。舒云發給馮某某的大米總共3車次火車,11車次汽車,共計約580余噸,基本上都是杜卡米。舒云與緬甸米商通過電話或者直接面談的方式詢問當下米價。舒云手機里面儲存有茂昂昂翻譯、貌畢普貌家翻譯等米商名字。找緬甸米商訂購好大米后,舒云就到瑞麗郊區接貨,等緬甸大米供貨商把大米運到后,舒云就帶搬運工去約定地點將大米卸到舒某某給其介紹的運輸車輛上,運到重慶的馮某某處。舒云知道國產大米的市場價格,全國都差不多,加上物流成本,根本沒有人買。只有走私大米成本價格低,可以賺錢,所以自己從事大米走私生意。

針對上訴人舒云及其辯護人提出的上訴理由及辯護意見,根據本案的事實、證據及相關法律規定,本院評判如下:

1.關于舒云及其辯護人提出,現無充分證據證實舒云銷售給馮某某的大米系走私大米,舒云的行為不構成走私普通貨物罪的上訴理由及辯護意見。經查,認定舒云犯走私普通貨物罪,有在案手機短信記錄、銀行交易明細、物證鑒定檢驗報告、搜查筆錄、扣押決定書、扣押清單、涉嫌走私大米清單、偷逃稅款海關核定證明書、海關緝私局鑒定意見通知書等書證、證人馮某某、段某某、余某某、王某、曉某、咩某、咩某某等證言證實,與舒云本人的有罪供述相互印證,足以認定舒云銷售走私大米,構成走私普通貨物罪的事實。故該上訴理由及辯護意見不能成立。

2.關于舒云及其辯護人提出舒云的有罪供述系受到偵查機關要挾下作出,內容不實,不能作為定案依據的上訴理由及辯護意見。經查,舒云在本案偵查階段的有罪供述,有多次訊問筆錄及同步錄音錄像等證據證實,舒云系主動、自愿供述,筆錄亦經其閱讀、核對并修改后簽字捺印,其內容真實,來源合法。故該上訴理由和辯護意見亦不能成立。

本院認為,上訴人舒云、原審被告人馮趙楊違反海關法規,逃避海關監管,通過繞關方式走私進口貨物。其中,馮趙楊偷逃應繳稅額人民幣159萬余元,舒云偷逃應繳稅額人民幣129萬余元,其行為均已構成走私普通貨物罪,偷逃應繳稅額巨大,應依法懲處。鑒于馮趙楊能夠如實供述其罪行,可依法從輕處罰。

綜上,原判認定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適用法律正確,量刑適當,審判程序合法。舒云及其辯護人提出請求二審法院依法改判的上訴理由及辯護意見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納。重慶市人民檢察院建議維持原判的意見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三十六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裁定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本裁定為終審裁定。

審判長 閻 杰

審判員 董 華

審判員 賈婷婷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書記員 吳 丹


編輯:解曉冬

要論要言

更多 >>

財稅新聞

更多 >>

圖片新聞

更多 >>
福彩3d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