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稅收文化 > 文學

山茶花開了


熊子軍

我的老家在南詔故都云南省大理州巍山縣,縣城西南方向有一座高聳入云的山,名曰五印山,因山腰并排隆起五個山峰,猶如五塊灑落在人間的翡翠大印,故而得名。春日里,五印山上綻放的野生山茶花,將大山映照得格外艷麗。

20世紀80年代末,像山茶花一樣年輕漂亮的三姐嫁到了五印山的一個普通農戶家。那時五印山的生活艱難,我雖略知一二,卻并不知到底有多艱難。

當時的我,正在鎮上讀書,每逢周末,最開心的事就是跟著家住五印山的同學一起玩,欣賞好山好水,還可以順道在三姐家過周末。每次從三姐家離開,她都會變魔法似的拿出三五塊錢塞到我的衣兜里。那時還不懂事的我,只管滿心歡喜地收下。直到有一次,過完周末,三姐送我下山,告別后走出一段距離了,忽然聽見三姐大聲叫我等一等。我回頭,只見她跑到老核桃樹下碾米磨面的小作坊里張羅著什么,我隱約聽到她說:“這次借4元錢,跟上次碾米欠下的賬一起記著,等年后我一起還。”那一刻,我才知道三姐的生活原來如此窘迫,萬般滋味涌上心頭,恨不得早點長大幫她分擔。三姐把錢塞進我口袋里時,我怎么也不肯收。直到她用命令的口氣說:“不收下,以后就不要來五印山看我了!”從那以后,我很少再上五印山。

有一年國慶長假,我又一次爬上五印山看望三姐一家,那時小外甥已經四歲多。臨走時,三姐悄悄將7個煮熟的雞蛋塞到我書包里,用眼神示意我:別說話,趕緊走。為什么給我雞蛋還要“偷偷摸摸”的?看到緊隨其后出來送我的小外甥,我才恍然大悟。到三姐家的第二天,小外甥帶我到牛圈旁的草垛上看家里老母雞下的蛋,那時雞窩里只有5個雪白的雞蛋,是家中僅有的一只老母雞所下。小外甥用小手把雞蛋摸了一遍又一遍,然后咬著指頭,天真地告訴我:“媽媽說等這些雞蛋孵出小雞,小雞再長成母雞,就可以下好多蛋,這樣我就可以吃煮雞蛋了。”三姐家的境況令我難過。我疾步離開,頭也不回,我不想讓三姐在左右為難中落下苦澀的淚水。往后的日子,不管同學如何盛情邀約,我都拒絕再上五印山。

后來,求學、當兵、扶貧等原因,忙忙碌碌的我離五印山越來越遠。去年春節全家團聚,家宴散后,三姐夫邀請我正月十五到他家賞茶花。我先是一愣,笑著問道:“姐夫喝高了吧,你家里哪來的茶花?”話音未落,就招來幾個姐姐的反駁,我這才意識到自己已經好多年沒有去過五印山,沒有去過三姐家。

正月十五,我到五印山赴約。好些年不見,眼前的五印山用它的富庶沖擊著我記憶里的窮困模樣,平整的水泥路直接通到三姐家門口,水泥路兩邊種滿大片的核桃林,樹下是成群放養的生態土雞……一路上,三姐夫都在給我講家里這些年發生的新變化:家里種起了核桃、烤煙、紅花,養上了土豬、土雞和土蜜蜂,外甥女還開了一家山貨網店,日子一天比一天火紅。

推開三姐家門,只見四合院的照壁前立著一棵挺拔的山茶花,約莫有五六米高,樹冠如亭如蓋,紅彤彤的山茶花正擠擠挨挨地盛開著。三姐夫得意地告訴我:“這是二十年前你三姐到山里割草時順手拔回來種下的,這些年年景好,山茶花越開越多,越開越艷。去年還有人出幾萬元錢要買,你姐都沒賣,說這是五印山送給她的禮物,給再多的錢也不賣。”我站在樹下思緒紛繁,越來越覺得忙前忙后的三姐就像這棵壯美的山茶花樹,堅韌秀美。

今年春節,新冠肺炎疫情來得突然,家人都堅守在各自的崗位上。沒能和大家團聚的三姐又在微信群里招呼著:兄弟姊妹們,家里的山茶花開了,等戰勝了疫情,你們都到我家來住幾天,生態土雞和土雞蛋,管夠!

山茶花開,生機勃勃的春天到來了。愿每一個曾經艱難的日子,都能被這盛開的山茶花照亮;愿每一個你,都像堅韌的三姐一樣幸福吉祥。

(作者單位:國家稅務總局巍山彝族回族自治縣稅務局)


編輯:張瑜

要論要言

更多 >>

財稅新聞

更多 >>

圖片新聞

更多 >>
福彩3d开奖结果查询